长江商报消息作为一家有着370年历史的老字号,九芝堂000989)的“摊铺”上药品种类有些杂,不仅有传统配方的老药,近几年还研究起干细胞等生物药。现在,九芝堂又想用互联网的手段搭建一个“电子摊位”,九芝堂互联网医院日前已经上线。

  “在市场竞争中,‘老资格’并不能成为长久立足的法宝,宁可担风险,也要找突破。”让九芝堂董事长李振国害怕的并不是失败,而是停止创新。谈到对创新的感受,李振国说:“有意思,会上瘾。”

  看好互联网医院发展趋势

  “互联网想改造医疗,医疗不接受互联网。”互联网医疗,一度春寒料峭。

  如今,从大众的需求到政策的倾斜,让无论是互联网医疗还是中医药行业,都迎来了发展的红利期。九芝堂互联网医院自然而然成为二者碰撞的产物。“互联网可以促进医疗服务信息的无障碍流通。”李振国介绍说,现在的医疗资源还很不均衡,高端医生聚集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部分地区的老百姓依然有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当互联网医疗信息足够的时候,会促进专科分化,患者成本、医保支出都会降低,实现降本增效。”在李振国眼中,随着大数据的积累,多种技术手段的进一步成熟,互联网医院的发展必将成为趋势。

  今年疫情防控期间,在政策鼓励、患者需求两大因素影响下,互联网医院迎来建设高峰。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仅1月至4月就有超过140家互联网医院建成,其中公立医院占比近80%,剩余部分几乎被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占据,而药企入局互联网医院的并不多见。

  “我们的互联网医院会更具体系,会以体系维护竞争力。”李振国说,成立互联网医院之前,九芝堂做过许多深入的调研与探讨。“九芝堂初步计划将在湖南、北京、黑龙江开展运营,搭建专家服务团队。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完善、打磨平台产品,提升服务品质。互联网医院作为实体医院服务的延伸,可以帮助医院、医生提高服务效率,更精准、更高效地为患者服务。”

  李振国坦言,九芝堂目前还在摸索阶段,希望能够找到真正符合商业规律、提高患者就医效率、提高行业整体效率的方式,这需要协调医生、患者以及更多企业一起,并依靠政策、商业规则来推动发展。

  未来,九芝堂互联网医院将具备为患者提供从前期的药食同源保健食品,到疾病诊断,再到后续治疗药物,甚至包括高端的干细胞生物药等的能力。九芝堂旗下的连锁药店、中医馆等,将是九芝堂互联网医院为患者提供一站式服务的最好助益。

  老字号有创新突破才有未来

  作为一家有着370年历史的老字号,九芝堂的“摊铺”上药品种类有些杂,不仅有传统配方的老药,近几年还研究起干细胞等生物药,现在又想用互联网的手段搭建一个“电子摊位”。

  “在市场竞争中,‘老资格’并不能成为长久立足的法宝,宁可担风险,也要找突破。”让李振国害怕的并不是失败,而是停止创新。李振国对创新的执着,和他本身的阅历有很大关系。

  九芝堂全资子公司友搏药业的主导品种疏血通注射液,正是李振国经过长达10年艰苦科研的创新成果。疏血通注射液是用于防治心脑血管疾病的国家二类中药新药、国内独家品种,获得相关国家发明专利14项,PCT国际专利授权1项。

  2015年,九芝堂向友搏药业股东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同时李振国收购了原九芝堂大股东股权,实现九芝堂与友搏药业的强强联合,九芝堂由此拓展了新的业务,也增添了新的活力。九芝堂重组完成后,李振国合计持有上市公司42.33%股权,成为九芝堂新的控股股东、掌门人。

  一个是历史悠久的老字号企业,一个是新兴的现代化企业,二者如何进行恰到好处的融合?李振国的答案正是“创新”。谈到对创新的感受,李振国说:“有意思,会上瘾。”

  人人都知道创新很难,但李振国说,不创新的企业也很难,是一种“慢慢的难”。“死在创新路上是英雄,死在竞争路上是狗熊,竞争过程中也很受折磨,就得坚决果断,长痛不如短痛。”

  2018年,九芝堂参与投资的并购基金收购了美国Stemedica细胞技术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同时成立了九芝堂美科(北京)细胞技术有限公司。此外,九芝堂美科还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共同建立了“北京天坛医院九芝堂美科干细胞临床研究基地”。目前,用Stemedica干细胞治疗急性心梗的疗法已获得哈萨克斯坦卫生部批准上市。

  2017年,九芝堂通过增资与北京科信美德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其研发的REMD-477分子是世界首例开发的针对胰高血糖素受体的全人源单克隆抗体临床分子,现正在美国FDA批准下进行相关糖尿病临床试验。此外,九芝堂正在开展的新型抗凝药物LFG研究,突破了现有抗血栓药物存在的出血危险及药代较难预测缺陷的技术难题。

  大力投入下,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6.61亿元,同比增长13.15%;实现归母净利润2.28亿元,同比增长20.78%。

  一棵参天的大树,虽只占方寸土地,但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根已伸向远方。李振国说,他现在要做的,是提高企业质量,提高企业价值。